首页 拍卖 拍品征集 交易 艺术家 资讯 论坛 价格 收藏大全
资讯中心 > 资讯列表 > 综合资讯> 神坛上的柯布>

神坛上的柯布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如风哥 2016-07-04 09:46:13
只买不卖 全身心投入冷门藏品 壳牌的中国平衡术

导读

柯布西耶,对少年时就进入建筑学的我,本就是个神话。隐约记得,那时读到他死后被覆盖法兰西国旗的故事,为之震颤。这次随“有方”的柯布之旅出发,会让在心中久居神坛上的他走下来么?至少在城市笔记人刘东洋老师讲述之前,我大概知道他批判了什么、成就了什么,但没真正意识和体会到柯布在设计上的艰难努力,竟然是在继承着什么。

同中国一样,神庙教堂,以及王族住宅,体现了当时最先进的建造技术和建筑文化。

依着我的理解,教堂并不是给神使用的,而是用于人对神表达敬仰的地方。

阿兰·德波顿在《幸福的建筑》里说,“在西方历史有所间断的一千多年中,一幢美的建筑就是一幢古典建筑的同义语。”他还说了另一句有意思的话:“伟大建筑的本质就在于那些功能上并无必要的元素。”

浏览柯布西耶的早期作品,神性空间的塑造似乎比比皆是。他的建筑充满了向过去经典的朝拜和致敬。例如,施瓦布住宅(位于瑞士)十字形的平面、椭圆窗、线脚、柱式收分甚至浮雕。然而在这种致敬中,我又时不时感受到他在其中的纠结和痛苦。或者说,柯布西耶一直在对自己曾崇拜过的形式进行总结和否定。一方面他无法摆脱那些神性空间、光影、比例在灵魂深处激荡起的共鸣;另一方面,新的社会形势、建造技术和居住需求等,甚至法西斯主义的某些影响,让他觉得似乎应摒弃禁锢建筑师创造力的旧有审美,以及那些所谓“在功能上并无必要的元素”。

但这是否又是一个伪命题?“功能化”定义广泛。空间的覆盖、使用,结构的支撑,政治或宗教主题的宣扬,财力及威望的体现,都可成为功能。除非把它狭义化,例如对一个饭碗,能盛饭或水,这就是功能。但柯布西耶的追求,恰在于做一个纯粹的碗,又不丢弃它的艺术性。从他的作品中,我听到了神性与纯粹相撞发出的轰鸣。

到达巴黎莫利特公寓的时候,天气晴好,从窗子里甚至能看到让布安体育场的座位。柯布曾在这里生活了近5年。我很想知道,如果今天柯布还在窗前,看着外面的让布安体育场外墙奇特的肌理,他有怎样的评论。

柯布西耶曾给了房子一个定义:“一个抵御冷、热、雨、贼以及喜欢窥人隐私之徒的庇护所;一个接受光亮和阳光的容器;适用于烹饪、工作和个人生活的特定数量的单间。”在这个貌似理性和纯粹的原则下,他的真实目的成为“将神圣引入住宅,使那里成为圣殿,家庭的圣殿,人类的圣殿”。此时的“圣殿”已经不是彼时的“圣殿”。“一个僧侣的斗室,有充足的光照供暖,还有一个他可以眺望星星的角落”,这才是圣殿的原型。因此我们又可以看到他在莫利特公寓里高达85厘米的床,矮到1米65的浴室门,这些貌似与他的人体工程模数相违背的元素,以及立面上通过模度关系确定的那些颇有来历的门窗,还有餐桌对面的彩色玻璃,像一个虚无的神龛。

对于无神论者,真正的教堂般圣殿已经失去意义。某种程度上,我们所谓神性空间的创造,是人观向内心的自省,或者人与外部环境的禅意沟通。往往通过光影游戏,框借手法,抑扬顿挫,起承转合,将建筑作为雕塑抑或玩具。圣殿成为舞台,成为没有神父的告解座,柯布西耶开始从古典主义的神性,来到了现代主义的人性,又将此人性赋予了新的神性。因此我又听到灵魂浪漫自由的属性在精确秩序的原则框架内发出的嘶吼。

位于法国东部索恩省的朗香教堂,是一般游客不会参观的地方,在大多数非专业的旅游线路中不可能发现它的名字。前往那个小村庄的路上,我几乎带着一种去觐见朝拜的紧张心情。

从坡地走上去的时候,我跟自己说,柯布,我终于来了。教堂三面环绕缓坡起伏的草坪,另一面是高大的几株七叶树,形同板栗的果实落满一地,白色的圣殿安静地站在当中,像一面凝固的旗帜。同行的人在教堂内外静静地走着看着,触摸着每个细节,聆听着设计师通过建筑对观者的演讲。光线像精灵,从神秘的洞口跃出。各个角落,似乎都是告解之地。

不是每座建筑都是教堂,建筑学在这里脱离工程学和自身,进入伦理学的范畴,神灵的殿堂,皇帝的殿堂,心的殿堂,最终依然落到每个人肉体生命存续的舒适空间上来。解读柯布西耶者,有不同的心境和目的,继承者解读虔诚,反叛者解读勇气,拥护者解读本正源清,革命者解读离经叛道。从柯布西耶那里,我看到的是自我否定和自我救赎的矛盾,神经质的激进,以及修道士般纯洁而真诚的追求。

旅行的尾声,我独自去了巴黎的德方斯新区。如果不是在中轴线上遥遥对望的旧凯旋门,我可以不把这里当作巴黎,而这也正是这座城市令人惊叹的特征之一。我坐在新凯旋门的大台阶上,面前环绕着玻璃、混凝土的建筑立面,大跨度的结构,波普艺术的随处展示,交通流线层叠有序,这一切,仍然向柯布在致敬——功能、效率、精神、秩序,这些要素是他在光辉城市梦想中的新神性。

如果说,柯布曾经走下过神坛,那就因着我对他的一个不完美判断——没有钢筋混凝土就没有柯布(最近风靡的扎哈,我也有另一个不完美判断——没有参数化设计就没有扎哈)。但,我还是要说,他仍然在神坛上,露着一丝狡黠的笑容。

我来朝圣,你已不在。待我静静合十,行三叩九拜之礼。

光线如刀。空间如泥。无法言语。身旁的七叶树,果实落了一地。

转过丘陵,芒草萋萋。孩童般的狡黠,恣肆犹在。阳光温暖,圣殿安逸。(编辑 马红斌)

相关资讯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 公司招聘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 标签云 | 免责声明
©2009 版权所有·搜艺搜京ICP备0900152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55号
此内容是搜艺搜根据您的指令自动搜索的结果,不代表搜艺搜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